首页 > 历史文化 正文

历史文化

哗啦啦下雨了

稿件来源: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布时间: 2024-06-07 10:08:18
分享至:

  当了20多年“孩子王”,我越来越喜欢这所打工子弟小学了,喜欢教师这份工作。这一切,都源于多年前那场突然而降的瓢泼大雨。

  那时候我大学刚毕业,满怀期望投了很多份简历,参加了一场又一场招聘会,却都被无情地拒之门外,回到家乡那个小县城又实在心有不甘,只得继续在城市漂泊,那段日子可以说是我人生中的至暗时刻。为了生存我应聘到一家打工子弟小学当老师。我学的是中文,也只能当语文老师,另外还兼班主任。我教的是四年级,一个班好几十个孩子,他们都刚离开农村不久,跟着打工的父母来到城市,年龄大的十四五岁,小的十岁。从早到晚,被一群闹哄哄的“熊孩子”包围着,孩子们吃住都在学校,谁的饭票少了,谁的铅笔橡皮被偷了,上课谁揪了谁的头发,谁越界侵占了对方的领地,天天都有断不完的“官司”。学校禁止学生上课带手机,偏偏有学生不听,上着课一会儿这个的手机响了,一会儿那个玩起了游戏。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混吧,反正我也没打算长期干下去。

  我一边应付这个差事,一边留意着招聘信息,同时打算着实在不行就考研。

  初夏的一天,下午放学后,学生都回了宿舍,那天是周末,上午食堂预告晚上改善生活吃红烧肉,学生肯定早已等不及了。我在办公室批改学生作文,有个叫孙大个的学生,作文里有这样一段话:我爸爸妈妈出来打工,把奶奶也带了出来,奶奶年纪大了身体还不好,一个人在家也太孤单,白天出租屋里只有奶奶一个人,我放心不下,如果上课让带手机奶奶有事可以给我打电话……读到这里我心里一动。孙大个是个懂事的孩子,学习也很努力,就是成绩跟不上,上学有点晚了,按他的年龄初中都该毕业了。他说的不是没道理,我犹豫着该不该给他“特殊待遇”。

  不知从何时起,外面下起雨来,隆隆的雷声将沉浸在学生作文中的我唤醒,抬头一看,窗玻璃上流淌的水如一条条小溪。我站起身,打开窗子向外张望着,响雷一声声炸开,雨越下越大,哗哗的响声灌满耳朵,窗外的树木、楼房、电线杆,都成了模糊的影子。想起晚上食堂吃红烧肉,我突然感到肚子饿了,瞥一眼墙上的钟,很快就要过饭点了。学校有规定,食堂按时开饭,过时不候。

  办公室里本来有6名教师,因为是周末,有的回家了,有的去看对象,我既没家也没对象。看着外面越下越大的雨,我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,而肚子饿得咕咕叫起来了。就在这时,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推开,随着喧哗的雨声,一下子涌进来十几个孩子,有男有女,他们一个个挽着裤腿光着脚,有的头上顶个脸盆,有的身上披了块塑料布,但无论脸盆还是塑料布显然都无法完全遮挡这么大的雨,他们的衣服淋湿了,身上淌着水,脚下的水泥地很快就湿了一大片。进了门,他们吵吵嚷嚷说,王老师,我们接你去食堂吃饭,今天有你最爱吃的红烧肉,再不去食堂就关门了。

  说着,一个男孩子递给我一双塑料拖鞋,说是孙大个的,他脚大,您穿上准合适。孙大个自豪地看着我,好像做了一件了不起的事。又一个学生递给我一个塑料脸盆,说是专门从女生那里借的,这是我们班最大的脸盆了。不容分说,孩子们一起动手,给我换上孙大个的拖鞋,头顶罩上那个全班最大的脸盆,在孩子们的簇拥下,我们一起向对面楼的食堂走去……

  那天,我心潮澎湃,久久无法平静,一份红烧肉我没有吃完。

  后来,我没考研,也没再找别的工作,一直在这所打工子弟小学干到现在。(王明新)

>>><<<